腾讯这一年_互联网

  腾讯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轻松步入2018年的,这家中国拥有最多用户的互联网公司在这一年将迎来自己的第二十个年头。

  在卸下或者淡化了“抄袭者”的恶名之后,马化腾重拾了自己超级产品经理的角色,帝国的另一位明星式人物张小龙替他延续了这样的风格,而pony马则依然保持着自己在深南大道10000号每两周举行的总办会上的权威——这位内敛的潮汕人信奉“灰度”管理哲学,这样的价值观让他的下属有了充分的主导权,但又在他的影响之下。

  好消息跟随着2018年新年的钟声而来——腾讯的股价在一月的最后几个交易日迎来了高峰,476.6元的股价让腾讯市值高达4.5万亿港元,一度超过还没丑闻缠身的Facebook。

  事实上,即使是在后来股价的下挫过程中,腾讯依然向投资者交出了不错的财务报表。

  最新的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这家体态庞大的巨头在9个月里收入人民币805.95亿元,净利润达到了233.33亿元,这一数据比去年同期增长三成。

  国民软件微信继续保持着霸主的地位——月活10.82亿的体量足以让大部分的应用软件望其项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微信支撑起了腾讯向前大步走的重担,即使是在其宣布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当下,即使是从营收的角度来说微信尚未达到一定的体量,但封神后的张小龙,一言一行都足以影响腾讯的“人设”,而在此前,马化腾是这家万亿市值公司最为重要的“符号”。

  11月2日,很少接受电视专访的马化腾出现在央视财经频道,对着镜头自称“自己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者、亲历者和受益者之一”——这一年马化腾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次数明显高于往常。

  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是,马化腾在去年一个重要的日子里,走进了人民大会堂。这场名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会上,他和马云、李彦宏同期被列入了“改革先锋”的表彰名单。

  这位被冠以“互联网+行动的探索者”的数字英雄兼商人,多次表态“改革开放是人类的奇迹”,而自己的成功“首先归功于时代”。

  这应该是腾讯20周年,也是在2018年获得的最为重要的一个生日礼物,由此延伸的是,腾讯抛出了要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的远景使命。

  而在此前,腾讯宣布开启历史上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这也预示着这艘行驶中的巨轮,做出了重新选择航道的决定——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向升级。

  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这样的场景,就像当年那个15岁的初三学生,用天文望远镜向茫茫的宇宙寻找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一样。

  但现实世界留给“做梦爱幻想”的小孩并没有太多的空间——客观来说,除去那些掺杂了太多因素的荣誉之外,2018年的腾讯在弱冠之龄更多的是陷入了一种无力感。

  庆祝股价新高的掌声还没有完全安静,做空的炮火却在那一刻拉响了引线年对于很多的上市公司来说,遭遇到的是一个与熊为伍的环境,但腾讯的下跌却格外令人关注。

  最令市场不安的是腾讯第一大股东Naspers在初春做出减持的决定,这也是这位腾讯坚定的支持者第一次卖出腾讯的股票。

  在一片哗然声中,Naspers回应称“依然看好腾讯前景”,但这一步用脚投票的行为远胜于一万句赞美声。但如果我们站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来看,南非人似乎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腾讯的股价在随后的七八个月里,跌幅超过四成,最低点落于251.4元——南非人在高位套了现。

  如果说股价的数字变化只是腾讯这一年浮沉的表面现象,那么暗藏深处的中国互联网竞争角斗,便变得扑朔迷离。

  中国并不缺少深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人,BAT看似平静的格局背后,有多少人在试图重新进行座次的重排。

  无论是年初的“互讼官司”还是对抖音的围剿,这家中国最大市值的互联网公司像是一位仓促上阵的将军,或许是长年的马放南山,士兵们已经生疏了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战斗。几番争夺下来,非但在场面上没能镇住对方,在关键的短视频领域还越输越多。

  这种势能上的压力,让腾讯一边明里暗里“封杀”快手、抖音、火山小视频,另一边迅速推出了13款短视频,试图用“赛马”的方式发起围攻——战术的背后,掩盖了不是腾讯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压力感。

  《腾讯没有梦想》、《微信的1984时刻》记录了腾讯一次次的失落和难堪,虽然再没有十八年前《“狗日的”腾讯》令人震惊,但十八年后,腾讯难言“又是一条好汉”。

  不确定性从来没有远离过眼下这个处于纷繁变化中的时代,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代的“幸存者”,即使是那些腾讯最忠实的拥护者,也不得不承认类似“机会主义”这样的原始竞争手段,从来没有被腾讯放弃过,虽然如今的腾讯已经大到要渴望“世界的尊敬”。

  可是再宏达的理想,已经轻易地被譬如“游戏被禁”、“封杀竞对”等此类的现实所拉回,而一位腾讯彩票部门的负责人在2018年“消失”之后,至今尚无公开消息。

  马化腾是腾讯QQ秀的第一批用户,他曾经在QQ商城里,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留着一头长发,戴着墨镜,身穿紧身牛仔裤的牛仔形象。

  吴晓波在《腾讯传》里洋洋洒洒地对此写道:一个人在虚拟世界里对自我身份的认定,也许正是现实生活的倒影。

  从腾讯创业的第一天起,这家公司就鲜明地被工程师文化所统治,马化腾和张志东们都极度迷恋技术的力量,并对“技术驱动”这一信念深信不疑。

  但,就是从QQ秀这一产品开始,腾讯内部开始升腾起市场的力量:这是第一款由市场部主导而非技术部门主导的成功产品。直至现在,“谁提出,谁执行”的产品经理人制度成为腾讯最为重要的前进基石,由此带出了“赛马机制”,带出了王者荣耀,带出了微信。

  技术的力量逐渐在腾讯这一庞大的躯体内慢慢游离,它更多的是以辅助产品实现的角色出现,你很难想象,在强大到如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内,居然没有CTO一职。

  从技术驱动到产品驱动,这何尝不是一个倒影。一个有意思的比较是,腾讯目前的“敌人”字节跳动——今日头条和抖音的母公司——却是深度的技术信仰者。

  如果真如马化腾所要求的那样,腾讯要去拥抱产业互联网,从to C转到to B、to G,腾讯又要从这个倒影回到另一个倒影——赛马机制当然适应消费互联网的市场,因为只要产品足够受欢迎,即使单枪匹马,也不愁市场。

  但对于产业互联网来说,如何协调和整合内部资源,去拧成一股绳最终服务好客户才是关键。这是目前作为超级大公司的腾讯所缺失的。

  沸沸扬扬的“她Face”的痛诉,是一个信号,而很有可能,也会成为腾讯下一个危机的预告。

  不过,时间走到了2018年的年末,游戏版号审批又被重新开放,腾讯市值再度回升,回到了BAT之首,马化腾也重回——毫无疑问,腾讯依然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旗帜。

  1984年圣诞节,可口可乐第二任董事长伍德拉夫先生刚刚庆祝完了自己的95岁生日。

  尽管耳背眼花,但他大脑却敏锐如昔。新年那天,可口可乐的古巴裔总裁郭思达来向老先生汇报公司的现状。

  郭思达一边陪伴这位古稀老人,一边简明扼要地分析自己希望更改可口可乐配方的原因——缩小的市场份额以及优良的新口味。最后,伍德拉夫表示赞同,深信郭思达是对的,人们的口味确实已经改变了。可口可乐要成为世界上口味最好的饮料,这比坚持过时的配方更为重要。

  奇怪的是,伍德拉夫先生当晚就茶饭不思。第二天清晨,一贯丰盛的早餐他连一口也没动。

  第二年春天,伍德拉夫这位难以琢磨的企业大亨停止了战斗,在他死后的一个多月后,郭思达宣布可口可乐正在改变口味——随后,一场世纪性的灾难降临了这家公司,几乎摧毁了可口可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